777sara

我什么时候才能改了看着封面好看就想买书的毛病_(:з」∠)_

【待授翻/复联】Final Moments

作者:MadSinners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572593


译者的话:终于看了复3真是心痛的令人窒息…心疼全员尤其是我们小蜘蛛和妮妮啊啊啊。AO3上看到了这篇文和  @波旁魔法师  正好题材相同角色互补^ ^ 向原作者但还没有得到回复,如果被拒绝会删。文笔渣,如有翻译不当的地方请见谅,欢迎指正。无beta。

 @波旁魔法师 陪我接着刷! 陪我!


Summary

基本上只关乎于死亡。人们死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他们死前都在想什么。如果你不想看到角色死亡请不要看这篇。关于《复仇者联盟3: 无限战争》的剧透。以后也许会再写一篇其他人物的。


———————————————

他知道这会置他于死地。从灭霸手底下救人可不会得到宽恕。


然而他还是救了。


如果Banner没能回到地球,他们就不会被预先警告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地球就会毁灭。这可比他的生命重要多了。在这种时候,他需要做个极其困难的选择;Heimdall敢肯定这不会是灭霸让人做的最后一个抉择。他用尽残余的力气,而当他看到绿巨人消失在视野里,灭霸慢慢接近的时候,他不后悔。事情本该如此。“你犯了个错误,”被刺穿胸膛的瞬间,灭霸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回荡。


到最后,他只有一个想法:“不,那不是错误。”






不是说他没预料到这个。他非常清楚他们完蛋了,而且他早过了接受这个事实的阶段。没错,在宣誓永恒忠诚的下一秒捅向灭霸不是他最好的计划,但这是他走投无路下作出的最后努力,为了让自己有所作为。


被掐着脖子提起来不是个好感受,他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灭霸的手在他喉咙处锁紧,肺部的空气比他想象中消失的更快。他费劲所有的力量才挤出最后几个字:


“你永远不会成为神。”


拯救宇宙不是他的活。他知道那是属于他哥哥的特权。






她不是很确定她认为正在发生的事是不是真的。当她听那个人说灭霸需要献祭他挚爱之人的灵魂以换取那块石头的时候,她那么坚定这就是结局了。坚定他谁也不爱。但是现在他正走向她,眼神悲痛却毫不犹豫。她的心狂跳起来。


他培养她为继承人。他没有用父亲养育孩子那样的方式来抚养她。他不爱她。他根本不在乎她。他不可能。


他就是。


她在他手心奋力挣扎,还是拒绝相信。这不可能成功。他可以把她扔下那个深渊但他得不到石头。但是当他们靠近悬崖边缘,当她被他扔在空中,她知道她想错了。


他从来没有适当的表达出他的爱意。他根本就没有表达过。但它毋庸置疑就在这里。


从空中坠落,她不知怎么感到很平静,一个想法,“接下来就得靠其他人了,”在脑中一掠而过。


然后她狠狠落在那片无情的土地上,灭霸从此失去一个女儿。


并且得到一块宝石。






一步之遥。如果能再多几分钟,幻视相信Shuri一定能成功的。但是她没能得到那宝贵的时间所以现在,这就是唯一的退路。


这让他难过。痛彻心扉。肉体上的痛苦仿佛无穷无尽,这他能忍受。可是眼睁睁看着Wanda移除宝石的痛苦?那是他经历过最糟的感觉。没有什么能与之相比拟。但他没有流泪;那只会弄得更糟糕。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安安静静地死去,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知道他不能。这就是尽头了。他不能什么都不告诉她就去死。


所以他聚起力气说出最后三个字:“我爱你。”


接着,一切都结束了。


疼痛毫无预兆地结束了,周遭的一切变得空白。他为此感激不尽然后就什么也感受不到了。


然后他睁开眼睛。


听到Wanda的尖叫。


感到灭霸抓起他而他只能想到“这不是真的,不可能,已经结束了。我们已经赢了。”


又是毫无预兆的,一切都结束了。他感到前额被碾碎,他的世界又一次静止。

-————————————

灭霸后援团永不认输欢迎入会!入会即送全年紫薯干,宇宙C位出道的灭灭代言不来试试嘛_(:з」∠)_

【授翻/JayDick】Batman Christmas Traditions (1)

作者:xserenity

CP: Jason Todd/Dick Grayson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44949?view_adult=true

授权:

翻译声明:虽然圣诞节已经过了但是四舍五入还是算是节日内(?)迟到的圣诞贺文。

               本文是原作者xserenity的系列文<Dressing Dick Grayson>的其中一篇,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戳原文地址去看整个系列。24号晚上向作者要了授权但是还没有得到回复,如果之后被拒绝会撤文。文笔渣,如有翻译不当的地方请见谅,欢迎指正。无beta。


Summary

每一年,蝙蝠家都会一起庆祝圣诞节而Jason非常乐意不参与其中。但是很不幸的,他不能。因为Dick热爱圣诞而且他就是他们有那么多蠢兮兮的传统要做的原因。


不过内心深处,他还是挺乐在其中的,即使他在发牢骚。

—————————————


一年的那个时候又到了,Dick最喜欢的节日——圣诞。


而这意味着Dick充满了圣诞精神。


一般来说Dick会把Jason拽出家门,拉他去买装饰品然后他们会用一整天把装饰挂满Dick的公寓。不过,今年有些不一样。他们同居了,这很好,有他们自己的住处。


圣诞节的装饰很早就弄完了,几乎就在感恩节后。亮闪闪的彩灯,花环还有槲寄生,缎带和有趣的圣诞摆件点缀着他们的公寓。甚至他们的卧室里也有装饰。Dick真是鼓足了干劲。


结束装饰后,他们摆上圣诞树,一棵真正的树。他们特意出门挑选的,事实上用了一个小时来决定哪棵树是“完美的”。接着,他们用漂亮的装饰品和彩灯布置圣诞树,每一年都用不同的主题。今年,Dick决定做一个夜翼和红头罩的主题,所有蓝色、红色和与他们相似的东西都被挂在了树上。


Jason不反对这个主意。实际上,他还挺享受看到他的男朋友充满了,就像人们常说的,节日精神。他总是大笑着、微笑着,总之看起来该死的快乐。而一个快乐的Dick Grayson正是Jason真心想要的。


然而,这还没有结束。因为节日还延伸到他们的家庭。正如Dick所说的,圣诞节是与家人共度的时光。


作为一年一度的传统,一家人会在不怎么忙的一天聚在一起,把庄园装饰的富有节日风格。Jason不仅要这么装一遍他们的住处还得来第二遍,这让他筋疲力尽。但是Dick不接受“no”这个答案。得把所有人都叫来,包括Cass和Steph甚至Barbara. 他们得花整整一天布置好圣诞装饰。


感谢上帝他们只用装饰那些主要的房间,不然得要一辈子才能覆盖到庄园的每一平米。不过起码之后他们能吃到Alfred美味的一餐。这永远是拜访庄园最值得称道的,至少对Jason来说(但是他怀疑对所有人来说都是)。


另一件Jason真的不想参与但是不行的事就是在庄园过平安夜和圣诞节。实际上,所有人都不想而这全是Dick的错。尽管没人像Jason那么反对这件事。他更愿意和Dick两个人独处;但是不行,他的男朋友想要和家人待在一起。


这就是为啥他现在在庄园里,在Dick的房间里和年长些的青年一起收拾行李。他们要在庄园度过圣诞节前,包括圣诞节,的几个晚上。所以开车来回要少很多麻烦(他们住的又不远)但是Dick坚持行李是必要的。而Well, Jason又不能反对因为他从来没赢过他们之间的任何一次争论。黄金男孩总能如愿以偿。


他没带什么行李,除了一个装着几件衣服的包,他上床前把包扔在了Dick的衣柜旁边。紧靠在床垫上,他并上眼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他只想睡一小觉。


Jason听到耳边传来轻笑,感到床微微下陷。一阵窸窣声后,有个温暖的东西贴在他的唇上。他翘起嘴角,睁开眼,发现Dick罩在他上方,明亮的蓝眼睛闪闪发亮。


“嘿,”Dick说,咧嘴一笑。


“嘿。”


Dick爬上床,蜷缩在Jason身边,尽可能的贴近他俩的身体。他轻轻将手搭在爱人的腰上,那人蜷缩在他的怀里,并将他们的腿交缠起来。他靠在Jason肩膀上,头抵住Jason的下巴。


Jason抬起一只手,用手指来回梳理Dick乌黑的头发,沿着后颈向下,把卷曲的发尾缠在手指上玩着他的头发。Dick发出低低的哼声,喜欢这个姿势。


“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圣诞礼物?”Jason问道,吻了吻他的头顶。


“秘密,”Dick说,带着点调皮。


“哦?不准备告诉我是吧?”


“不。那就违背了礼物的初衷。”


确实。“给点提示?”


Dick笑起来。“不Jay.”


“好吧。”


“你也给我准备了礼物对吧?”


Jason差点翻了个白眼。“当然了迪基鸟。我什么时候没给你圣诞礼物?”


“Well,有一年——”


“我们别说那个了。”完全错过并且忘掉了圣诞节不是他的错。好吧也许是因为那时他在做法外者并且正和Roy还有Kory一起出长期任务。


Dick对此非常恼火但是他之后补偿他了。而他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得到Dick的原谅。


“好吧。我们是不是该下去和家里人一起了?”Dick问。


“不。就让我们在这腻歪吧。”Jason太舒服了,而且不想动。他环住Dick的肩膀,将他搂紧。“就让我们睡一觉然后再下楼。”


Jason能感受到Dick在他怀里微笑着。“好吧。”


就这样他们两个渐渐进入梦乡。

————————————————


圣诞就是个有着没完没了的传统的节日,尤其是在这个家庭里。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第一个神奇小子。


平安夜开始了无数节日传统之一 ——丑毛衣【1】。是的,房子里的所有人都被要求穿一件丑毛衣。而如果发现有人没穿,well,这么说吧,Dick会强迫他们套上的。如果有人敢说他们忘记穿自己的那件,Dick总有一身备用的。认真的,这个呆子准备好了一切。


“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丑毛衣,谁他-妈的能想出这个主意?”Jason抱怨着和Dick走下楼梯,跟着从厨房飘来的食物香气。


“我觉得这点子棒极了!”Dick大笑。


“你当然这么觉得。你和你糟糕的——我是说,出色的时尚品味,”收到年长青年投来的一瞥,Jason飞快地纠正自己。


“Well,我喜欢它们。”


“我知道。但是其他人都不喜欢。”


Dick撅起嘴。Jason叹了口气,弯腰亲了亲Dick的脸颊。“好吧。我们去看看今年谁的毛衣最丑。”


Dick露出笑容,拉住Jason的毛衣袖子把他拽进厨房。全家人都会在那集合。

——————————————————————


令人惊讶的是,今年Tim的毛衣最丑。他穿了件明亮的黄绿色毛衣,上面有黄色和棕色的树做装饰。还有一圈棉球挂在胸前——Jason怀疑那是少年自己缝上去的,正中间是头完全变形的驯鹿。显然少年非常想赢他们的年度非官方最丑毛衣大赛。


Dick今年穿了件比去年平淡的毛衣,这让Jason震惊。自从这个传统开始神奇小子就每年都会赢。但是今年,他没有。尽管他看上去并没有不高兴。Dick穿着件黑毛衣,有红色和黑色的雪花和圣诞树,中间还有个黑-灰色的蝙蝠车。说实话,他穿起来有一种古怪的可爱。


另一方面,Jason找遍了他能找到的并不真的的最正常的丑毛衣。暗栗色的带着白条纹和小小的雪花。简单舒适。


其他所有人都穿着他们各自的毛衣,有些还不错而有些奇丑无比,但没Tim的那么丑。他们今年不怎么在意穿这些了因为每个人都在穿。这个传统刚开始时没几个人支持。尤其是Damian。


Damian给了Dick最艰难的时刻。他整天闷闷不乐,和人吵来吵去还用冰冷的视线瞪他最喜欢的兄长。虽然他爱着Dick,他不会支持穿那些被他称为“糟糕透顶”的东西。所以一般来说,平安夜由Damian不断的抗拒和一个非常强硬的Dick开始。那会持续几个小时直到Damian要不在Dick的坚持下妥协——因为那太烦人了,要不Dick会直接把毛衣套上。


但是今年Damian确实穿了毛衣就像他应该是——但不是因为他就是个邪恶的臭小子——的乖孩子一样。也许是因为今年的毛衣是他自己而不是Dick给他选的。Dick总是挑他能找到最丑的毛衣而Damian不是很喜欢它们。Jason对此感同身受因为他也被赠送过几次。


吃过早餐,一家人分开活动,晚些时候又重新聚集起来看电影、吃零食,再之后玩桌游。


所有人都聚集在家庭影院。Bruce和Damian并排坐在躺椅上,Jason和Dick霸占了双人沙发以便于依偎在一起。没人会去和他们抢。Cass,Barbara和Stephanie占据了另一个沙发而Tim和Alfred像Bruce和Damian一样坐在躺椅上。不过Tim确保了离那个小鬼一臂远。


传统第管他几号—因为Jason记不清他们到底有多少个传统,还有已经做过了几个—是看节日电影。是的,傻乎乎的圣诞电影。


“我们今天看什么?”Tim开口,往嘴里扔了几颗爆米花。他腿上放了整整一大桶。


“Well去年我们看了《圣诞怪杰【2】》,”Steph回答。


“我提议《寻堡奇遇3【3】》,”Jason说。


“不。”所有人都立即表示反对。


“那很不合时宜而且少儿不宜,”Bruce说。


“哦得了吧。这儿唯一的儿童是Damian。我很确定他能良好的适应它有多黄-暴。”


Damian皱起鼻子。“我宁愿不让这低俗可怕的电影污染我的眼睛。”


“对你来说太成人了?”Jason取笑道。


“没错。确实有点儿,”Dick说,坚决不会支持他。


“Dick你应该帮我才对。”


“不是在这方面!”


Jason冲他身边正在大笑的男人翻了个白眼,玩笑般地推搡他的胳膊让他俩离远了点。Dick撅起嘴又挪近了,他们紧紧靠在一起。Jason嬉笑着退到一边,这更让Dick用手臂抱住他的腰把他拉回来。他很执着。


好吧。我们无视Jason就好。还有其他要求吗?”Tim问。


各种提议从四面八方传来然后都被否决了。有些他们早就看过,另外的有人不感兴趣。这种情况有时会出现,当他们在电影上产生分歧。Jason只是想看点什么,不再听他们争吵哪些电影好看而哪些不好看。


最终Dick说出了部让每个人似乎都很满意的电影。


“小鬼当家?”


“你知道的,我喜欢那部电影,”Steph说。Cass在她旁边点头表示同意。


“在圣诞节发生,关于一个八岁小孩被独自留在家和溜进家里的罪犯斗智斗勇的故事,”Tim说。


“正是我们的拿手好戏,”Jason补充。“都同意吗?”


所有人都点点头表示可以。


拿起遥控器,Alfred开始放电影并调暗灯光。当电影开始,Jason向后靠在沙发上,伸出一只手环在Dick的肩上。Jason看着Dick展开一条羊毛毯子,轻轻地盖在他们身上,让他们被温暖地裹住。Dick牵起他的手,紧紧握住然后把头靠在Jason肩膀上。


当电影的片头出现在屏幕上,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地看起来。


对于一群义警来说,这部电影再合适不过了。

——————————————————————————————————————————

【1】ugly sweaters, 美国和加拿大地区一些地方过圣诞节时的传统。最初是由手工编织的圣诞礼物,配色鲜艳,主要是红配绿,还有橙色、白色和灰色等。加上夸张的圣诞元素如麋鹿、圣诞老人、树或者铃铛作为装饰,使毛衣看起来充满喜感又温馨。

【2】The Grinch,金凯瑞主演的喜剧片,讲述了一个叫Grinch的绿毛怪策划偷走整个圣诞节,后来发现即使没有礼物盒圣诞树人们也能很快乐于是被感化的故事。

【3】A Very Harold and Kumar Christmas,也叫猪头逛大街3,是《寻堡奇遇》系列的第三部。卡尔·潘(Kal Penn)和赵约翰(John Cho,AOS里演Sulu)主演,还有Neil Patrick Harris出演(老爸老妈罗曼史里的Barney),恶搞片,R级重口味,很黄很暴力。

lofter最近敏感点极多还特别迷…删的我真是_(:3」∠)_

【授翻/Brucedick】(please come home) (1)

作者:Laroyena

分级:Explicit

配对:Bruce Wayne/Dick Grayson

预警:未成年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7816777/chapters/17839495


翻译声明:本文是原作者Laroyena的鸟妈妈系列第4篇,abo设定“Dick是Damian的母亲”au。翻译文笔渣,如发现翻译不当请见谅,欢迎指正。无beta。


系列第3篇是以Kontim为主cp的故事,因为我不怎么吃所以没翻...如果有gn愿意接手可以自行抱走。


Summary: 系列第一篇的AU。如果Talia的计划失败了会怎样。(Dick和Damian一起回到家,Bruce有机会看着他的小儿子成长。)


“那是——我不知道说——”Alfred倒退一步目瞪口呆地看着Dick怀里嘀嘀咕咕的婴儿。Dick调整了姿势让Damian把鼻子埋进他的颈部,他信息素最强的地方,不过婴儿还是一直警惕地看着Alfred。“Master Dick,这个孩子是…”


“是的,”Dick笑起来。“就这么明显,嗯?”

——————————————

Chapter1


回家最棒的部分就是当他们进入庄园时Damian小脸上的表情。那就像过去的两年从没发生过:还是有Wayne的霉味;Alfred烹饪时淡淡的优雅;Bruce自身熟悉的味道。Jason不熟悉的味道也在,但一个年轻alpha对这空间整体的组成几乎没有影响。


“甜蜜的家,Dami,”Dick对窝在他臂弯里的婴儿轻声说。Damian把拳头塞进嘴里,好奇地四处瞧。在他们回家一路颠簸的出租车上他就恢复了精神,花了整整半个小时尖叫和哭泣。最终他把自己弄的筋疲力尽,当Dick抱起他并给司机一笔丰厚的小费时只是半心半意地闹腾了会。


“Master Dick?”Alfred出现在门厅。平时从容不迫的beta正瞪大双眼看着他的前主人尴尬地站在门口。和一个婴儿。


一个看到陌生人的第一反应是挺起胸膛张开双臂挡在Dick肩膀前的婴儿,好像一个一岁左右的小孩能给他母亲提供任何保护似的。


“Alfred,”Dick不确定地微笑。他内心自从看见哥谭市就隐隐的疼痛加剧了:渴望、悲伤和释然突然间全部涌上来。他小心翼翼地迈了几步然后几乎是飞扑到Alfred怀里,连Damian一起,婴儿愤愤地大声抗议着这突然压上来的身体。“哦天啊,Alfred。”


“这是——我不知道说——”Alfred后退一步目瞪口呆地看着Dick怀里嘀嘀咕咕的婴儿。Dick调整了姿势让Damian把鼻子埋进他的颈部,他信息素最强的地方,不过婴儿还是一直警惕地看着Alfred。“Master Dick,这个孩子是…”


“是的,”Dick笑起来。“就这么明显,嗯?”


“他看起来就是婴儿时期的Master Bruce,”Alfred轻轻说。他甚至都没假装生气或是惊讶。当然不会。在他认识的所有人当中,只有Alfred知道他和Bruce关系的始末——而除了不赞成以外,他从未抛弃对这个家族的忠诚。


Alfred伸出手,Dick把一个显然不高兴的Damian递了过去。婴儿发出了一声热切的呻吟,伸手够他的母亲,但是Alfred看起来习惯了情绪化的孩子,并没有被冒犯到。


“他叫Damian,”Dick说。他脱下外套挂在衣橱里。“现在差不多13个月。”有停顿了一会,让管家和孩子端详对方,Dick说:“Bruce不知道。”


“他很快就会知道了,”Alfred说,声音沙哑。Damian,看上去确定了这beta不是个威胁,让Alfred托着他臀部向厨房走去。Dick吞了吞口水,如鲠在喉。


老好人Alfred。有这些小提示告诉他Wayne庄园还和以前一样真好。还是他熟悉的。尤其是Dick刚经历过恐慌之后,经历过那个终于让他下定决心跑回家的可怕的事件后。

——————

“Dick,”Bruce一进门就说。他的瞳孔瞬间因为愤怒和思念放大了,而Dick一点没幻想他可以隐藏住自己的存在。不是当知道他们对彼此的信息素有多熟悉的时候。


而看见Bruce英俊的出现在门口,好闻到都可以吃了——well,Dick已经花了太长时间想他而不能伪装冷淡。他马上扑进他的alpha怀里,将脸埋进他的颈窝,只有Bruce,Bruce,Bruce回响在他脑海里。当Bruce扔下公文包,环住他的头,用手指充满占有欲地梳理他的头发时他浑身颤抖。


天啊,他想死这个了。想念这令人陶醉的渴望和舒适的感受,想念Bruce这么轻易就包裹住他并让他感到安全的方式。


“你回家了,”Bruce听上去不知所措。他用手抚摸Dick的背,蹭蹭他的脸颊。“你——Dick,你回家了?”


“一言难尽,B?”Dick笑道。他轻哼着在Bruce的触碰下拱起身,因为这也是出于本能的。他们分开太久了,而就像被拉伸开来的橡皮筋,他们被驱使着迅速弹回到一起。Bruce本可以把他推在墙上扒了他的裤子,而Dick会就让他这么干的。他会饥渴地又一次分开腿,不管得不得体,因为Bruce在,他是真的,Dick可以闻到并感受到他。


“妈妈?”Damian的声音穿透了他的幻想,Bruce僵住了。Dick允许自己闭上眼睛待一会。他一直希望尽可能地拖延这回事,不过那不合理。速战速决。他转身看见Alfred抱着Damian。婴儿,一生中仅此一次的,没有把注意力集中在Dick身上。他对占有性地环住他的alpha更感兴趣。


“妈妈,”Damian坚决地重复,伸出一只手。看见Bruce还是瞪大眼睛看着婴儿,信息素混乱糊涂,Dick首先行动了。他直起身将想要抱抱的小婴儿抱进怀里。Damian立刻紧搂住他的脖子。


“Dick,”Bruce声音虚弱。很大一部分透露着绝望,尽管是由于Damian的存在还是由于错过了Dick的这一部分生活他不知道。他谨慎地靠近他们,而Alfred安静地离开了。“你不可能有…这就是为什么…”


“这是Damian,”Dick说,抬起下巴。坚决,威严,有力。和蝙蝠顶嘴的所有必要元素。“我不会让你把他从我身边带走的。”


Bruce畏缩了一下好像被扇了一巴掌。“我永远不会。”


“很好,”Dick说,把他儿子抱的更紧了。他把鼻子探进Damian柔软的发间,让那甜美的气味安抚下他剧烈跳动的心脏。“因为你要是试图做任何类似的事情,我就再一次离开。他是我儿子,Bruce。”


alpha又一次忧郁了,但是最终迈出了最后几步到达一个可以接触的距离。不像对Alfred,Damian用和他刚进庄园时一样热切的好奇看着Bruce。是Bruce的气味。即使他从未见过这个男人,Damian天生就能认出他的父亲,无论如何。


“哦Dick,”Bruce的声音由于愧疚而沙哑。


Dick的嘴唇颤抖起来。


他们尴尬地静止着。Dick需要Bruce操-蛋-的摆脱他被愧疚占领的脑子并且采取行动,但是他甚至不确定这个alpha到底能不能


然后Damian靠过去用一只笨拙的小手拍拍Bruce的脖子。


“嗨,”婴儿说,Bruce情不自禁露出一个微笑。


“嗨Damian,”他说,声音温柔又友好。尽管还在忧虑,Dick感觉到他内心沉甸甸的担子终于放松下来,当看到Bruce轻柔地把Damian的手握在自己手里。“我是你的父亲。”


Damian转头看向Dick好像在要求确认。Dick点点头然后小心地把Damian送到Bruce怀里。Bruce,抱着Damian就像在抱什么易碎而宝贵的东西,低下身将脸埋进Damian柔软的头发,叹了口气。


“他真美,”他低声说。Damian一点也没挣扎或哭闹;只是盯着、盯着和盯着这个闻上去像他的alpha,好像他看不够Bruce的脸似的。


Dick内心的什么东西终于放松了。那部分的他一直害怕Bruce会排斥Damian,会把他们俩都赶出庄园,而归根结底,也许Dick就应该继续和Roy待在一起。


他终于可以释怀了。



【待授翻/Sterek】Hemingway can suck it (完)

Stiles不自豪地承认他接下来整整一周的时间都花在了实验室。他正忧郁呢,好吗?这是个完全合理的反应,因为他的心刚被撕扯成无数的碎片。他知道他有时候相当迟钝,但是他真的认为他这次正确地理解了暗示。不过显然是错了。


星期五他甚至去了一趟流浪猫收容所。不过他不能说服自己带一只回家。但是说真的,他早就不该逃避现实了。


他会和至少三只猫一起孤自死去。这毋庸置疑。


“说,”Lydia命令,在拽着他进入办公室后几乎是把他扔在椅子上。作为一个娇小的女人她真是惊人的强壮。


“说什么?气候变化?新女权主义(intersectional feminism)?”他反讽到,狠狠将双臂交叉在胸前,同时为她的固执生气。


“周三了,而你从上周二起就一直闷闷不乐,”她说,显然不满意他的态度。“我受够了忽视这个。所以都说出来。”


“你知道,我更喜欢无视一个问题直到它消失的观念,”Stiles反驳,语气尖刻。


“Well显然它没消失,”Lydia回应,恼火地瞪着他。“你上次洗澡是什么时候?事实上,你上次有精力梳头是什么时候?”


Stiles冲她翻了个白眼,但是没说话。


“在我得到一个回答之前你就呆在这,Stilinski,”Lydia威胁道,当Stiles很明显不想说任何事的时候。“我会同时毁了你的数据的。”


“你不会,”Stiles说,朝她眯起眼,对那个声明拿捏不定。


Lydia邪恶地笑了。


好吧,”Stiles叹了口气,斗志终于从他身上流失。“我约了Derek出去而他说不,行了吗?故事结束。”


“他说了不?”Lydia重复,这一次听起来真的很惊讶。“他明确地说不了?”


“是的,他明确地说不了,”Stiles答道,一只手插进他已经很乱的头发。Lydia是对的——除了用手指他已经很久没梳头了。“非常明确。冲着我的脸。”


“我很抱歉,Stiles,”过了一会Lydia说,脸上罕见地带着同情。


“是啊,well,我更喜欢把自己沉浸在工作以防沉浸在酒瓶里,所以…”


Stiles回答,含糊地冲办公室的门摆了摆手。


“他告诉你原因了吗?”Lydia追问,明显不满足于他的答案。


“没。没,他没有,”Stiles怒气冲冲地说,绷紧下巴。“这是我知道的全部了,好吗?他字面意义上的说了 ‘不’。就这样。”


Lydia审视着他的表情很长、很长时间,然后抿起嘴点点头。Stiles冲出门的速度不能再快了。

——————

直到周五Stiles才真正为除了食物和睡觉之外的事离开实验室,而这仅仅是因为Boyd得流感请假了而有人得顶替他上Bio 130的课程。Stiles,自然,成为了那个幸运儿。他几乎确信Lydia是故意这么做的。该死,甚至可能是她给了Boyd流感。谁知道呢?


所以说他非常不高兴,因为要在一个周五的早上9点给低年级上课,真是太轻描淡写了。不过,他还是在脸上覆上一个微笑,强逼出一个积极的态度。


真的,这没有那么难。这是Bio 130,毕竟——他在睡梦中估计都能教。然而,上了半个小时课,他结巴了。


因为徘徊在讲堂后排的是Derek Hale,正盯着Stiles好像他之前从没见过他。


操,他要杀了Lydia。


“就像我说的,”Stiles设法继续下去,把眼睛从Derek身上扯离,尴尬地清了清嗓子,“质粒是染色体外的遗传单位,运载不重要的基因。”


以某种方法他撑过了后半节课。他真的他-妈-的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他做到了。不过,不让他的眼睛一有机会就晃荡回Derek身上实在是太难了——在他就站在那的时候。


话说回来,Derek到底为什么在这?认真的,这有什么意义?操,希望他不是单纯为了进一步羞辱Stiles,因为——因为——


上帝啊。Derek Hale得停止弄乱他的脑袋了。


等这堂课终于结束,Stiles只想冲出房间,离Derek越远越好。当然了,这不可能发生,部分是因为他需要留下回答新生的问题,不过主要是因为他在离出口最远的角落而有差不多200个学生正试图一起逃出门。


操他的生活。


“Stilinski教授,”一个学生说,把Stiles的注意力拉回正着手的问题,起码暂时让他不再关注Derek了。“呃,所以,我应该把我复议成绩的请求直接交给您还是应该等到Boyd教授回来?”


“给我吧,”Stiles回答,接过了文件,快速浏览过封面然后点点头,认为可以接受。“Boyd教授还有一个星期左右才能回来,这样你就会错过截止日期。”


“谢谢,”学生回答,窘迫地稍微调整了书包带。“我会,呃,那么,周一再见,Stilinski教授。”


“当然。再见,”Stiles心不在焉地说,咬住下唇,边把眼睛推回到鼻梁上边翻阅着测试卷。


“那么,”一个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说,让Stiles跳起来,猛地抬起头。“我想我欠你一个道歉,Stilinski教授。”


“呃,”Stiles说,重重咽了咽口水,试图不那么明显的盯着他即使他已经Derek不足超过一周了。“好吧。开始说吧。”


“我,嗯,从来没说过为什么要拒绝你,”Derek开始说,看起来奇怪地既尴尬同时又不安。“我——”


“兄弟,不,”Stiles打断他,摇摇头。“你不需要解释。不意味着不,我尊重这个。我不会因为它而不尊重你,但是我会的如果你给我狗屁不通的借口,所以——”


“我以为你是个学生!”Derek脱口而出。


等等。什么?


“你以为我是个学生?”Stiles重复,不可思议,他惊讶地合不拢嘴。


“对,”Derek生硬地回答,下巴紧绷,打破眼神交流去盯着讲堂地板。


“你以为我是个学生,”Stiles又说了一遍,还在理解这句话。“你以为我是个学生。”


“Well如果你要就这么重复下去…”Derek嘟囔着,脸颊通红。“听着,忘了它吧。我知道我失去机会了。”


“嘿,我没那么说!”Stiles大声说,在Derek转身的时候抓住他的手腕。“我只是——我还在消化这件事,好吗?我是说,认真的,你怎么会意识不到我是个教授?”


“你上我的。你还指望什么?”Derek反驳,虽然他听上去更像是难堪而不是反击。“而且你有点——”Derek做了个怪相。“——长得年轻。”


“是啊,我知道我是个美少年,”Stiles说,翻了个白眼,不过他有点被这整件事逗乐了。说真的,如果不是这个愚蠢的误会阻止了Derek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把他的脑子操出来,这件事会很好笑。“你甚至不是这个月第一个把我误认成大学生的人。不过,我发誓我29了。我可以给你看我的驾照还有其他所有之类的。”


Derek看上去放松了不少。


“等一下,这就是为什么你对于我和Kira做朋友表现的那么奇怪?”Stiles问,恍然大悟地睁大眼睛。“我-操,你真的真的在尝试保护我的贞操!”


“如果我答应今天和你共进晚餐你会对这件事闭嘴吗?”Derek回应,还在脸红,非常红。


“永远不会,”Stiles说,调皮地冲他咧开嘴笑。“我要把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的外孙们。”


“我觉得你太超前了,”Derek抱怨道,但以他的标准来说这个抗议台微弱了。


“拜托,我花了好几个月尝试追求你。我为你去看了海明威。你真的以为我现在会放手?”Stiles问,握住Derek的手,十指相扣。


“读海明威是个挺崇高的牺牲,”Derek回答,嘴唇挑起形成最明显的一丝笑容。


“哈!我就知道你暗地里恨——”Stiles开口。


Derek用一个吻打断他。


【待授翻/Sterek】Hemingway can suck it (5)

Stiles还是去上Derek的课,但是他不再说那么多了。就像他预料的,一些English 346的学生变得大胆了,提出见解甚至质疑Derek的一些主张。当然,还是有不少人只是坐在那儿对Derek流口水,眼睛不知廉耻地在他身上徘徊。Stiles想说他不是其中之一,但是从某种程度上他是的。


然而,他真的和Derek说上话是在他的课后答疑时间。他尽可能地在那时空出时间给Derek,尽管他有时候没法推掉其他的工作,尤其是他的研究。


“你到底在忙什么?”某天Derek问道,当Stiles跌跌撞撞闯进他的办公室,由于奔跑——为了赶上Derek答疑时间的最后15分钟——而脸颊通红。


“基因组印记,”Stiles漫不经心地回答,瘫在Derek对面的椅子上,双腿有意地大张着。“差不多就是一个等位基因在胚胎发育期间被沉默。你懂的,因为你的每个基因有两份拷贝——一个来自于父亲一个来自于母亲——而你不是必须留着两个。”


“听起来挺复杂的,”Derek说,Stiles忍不住因为他语气中暗含的赞赏脸红了。


说实话,自从一周多前在丛林遇到他后,他就一直很担心再见到Derek。那,Well, 尴尬了一段时间。不过,不知怎么着,他们设法回到了之前的关系。Stiles怀疑这大部分归功于他单方面的固执。他像霉菌一样长在人身上,反正有人这么说。


很复杂,”过了一刻,Stiles说,冲Derek绽放出笑容。“但是我确定如果你想学你就能理解。”


“当然,”Derek嗤之以鼻,显然不相信他。即使他是在夸奖也只信与Derek话相反的意思。


“认真的,如果你能理解《达洛维夫人》,我确定你能理解任何事,”Stiles回应,抿起嘴。“我是说,那到底是什么?那个视角切换和垃圾?”


“只要你理解了Woolf的写作风格就不是那么难懂了,”Derek说,随意地耸耸肩。“你就是需要多读书。”


“嘿,我读书的!”Stiles反驳道,冲Derek撅嘴,但没有真的不爽。Derek起码有点儿正确,不管怎么说。因为他上次参与正式的英文课是在大二,他的阅读材料大多数都由学术期刊,博客和学生论文组成。


“真的吗?那么,你最近读的是什么?”Derek问,朝他挑起一遍的眉。


“呃,”Stiles说,咬住下唇绞尽脑汁地想。“最近的一期——”


“杂志不算,”Derek哧声,让Stiles垮下脸,因为真的?新英格兰医学才他妈的不是杂志,非常感谢。


“好吧,”Stiles回答,过度夸张地叹气。“那么我认为是——”他忽然恍然大悟,得意地笑了。“——双性恋和消除其历史的危害(Bisexuality and the Dangers of Historical Erasure),Derek Hale著。”


“你看了那个?”他顿了一下问道,声音有点纠结,尽管离酒吧那晚还差得远。


“我当然看了,”Stiles嘲讽道,但还笑着。“我得研究研究你。”


“你是说你用网络跟踪我,”Derek说,冲Stiles眯起眼,但是他的耳尖有点发红。


“哦,得了吧,Derek。你这么措辞让我听起来像个变态,”Stiles抗议,但是声音戏弄。


“你个变态,”Derek哼道,双臂交叉在胸前。“还有别这么叫我。”


“又不是说我真的是你的学生,Hale教授,”Stiles说,尽管 ‘Hale教授’更像是低哑地调情而不是别的什么,这让Derek有点脸红。“来吧,教授,你不觉得——”


“嗯,”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打断了他们,差点吓的Stiles手忙脚乱地从椅子上跌下来。“我打扰你们了吗?”


“Kira!Kira,老朋友,老伙计,你在这干什么?”Stiles咬牙切齿地问,试着重新稳定自己同时试着让Kira走开,因为,该死的,他差那么一点就攻破Derek了!他几乎都能尝到未来在办公室做爱的滋味了。


她给了他一个无动于衷的眼神,走进办公室,在Derek桌上搁下一大摞论文。


“English 120的两个研究生导师在酒吧打架进医院了,”她解释道,转向Derek。“你能腾出些时间帮我批改这些论文吗?”


“我会看看有什么帮的上忙的,”Derek叹了口气,已经拿起第一篇文章浏览者,有点痛苦。


“操,我真庆幸自己不是个英文教授,”Stiles说,同情地缩了缩身子。“要是给我看那么多新生写的论文,我会死的。”


“你曾经也写过新生论文,”Kira指出,Stiles为那段回忆做了个鬼脸。


“是啊,关于男性包皮切除,”Stiles回复,满意地注意到Derek的耳尖又变红了。“我迟早有一天要把它裱起来。”


Kira忍不住为这个宣言微笑起来。


“你知道吗,Finstock教授还对那件事充满怨念呢,”Kira说,声音愉悦。“他把那篇作为离题作文的范例。”


“拜托,那篇作文是个杰作,他知道的,”Stiles不屑一顾,因为它,好吗?


“我要让你自己去说服他,”Kira回应,现在在毫不遮掩的大笑着。“哦,在那之前,Scott让你明天过来吃晚餐,因为你错过了周五。”


“会去的,”Stiles边说边懒洋洋地敬了个礼,Kira冲他点点头, 又转向Derek。


“再次感谢,Derek,”Kira说,冲Derek灿烂地微笑。


“是啊,当然,”Derek回答,挥挥手。


接着,她离开了。他们相对安静了一会,Derek把新得到的那摞文章拉近一些而Stiles想着要说点什么,尝试回忆起他们被Kira打断前说到哪了。


“这学校所有的教授你都直呼其名吗?”不过,在Stiles说任何话之前,Derek开口问道。


“不是所有的,”Stiles回答,耸耸肩,有些疑惑为什么Derek会提起这事。他认识其他部门的教授就这么奇怪?“怎么了?”


“Stiles——”Derek说,表情莫名的担忧让Stiles不知所措。“算了。”


“哦,拜托,怎么了?”Stiles追问,坐直身体向前倾以便将手靠在Derek的桌子上。“真的,兄弟,你不能这么吊着我。”


“你不应该让别人占你便宜,”过了一会Derek说,让Stiles更困惑了。


“当然,好的,”Stiles回答,给了他一个奇怪的眼神。“我是,就是,最不可能被占便宜的人,不过谢谢你关心我的贞操,我猜。”


“你以为的我是个比实际的我更好的人,”他答道,低头瞪着他的论文,拒绝与Stiles对视。


“不,我知道你是个混蛋,但是同时你也——我只是——”Stiles说,突然如鲠在喉。他停顿了一下。“让我请你吃晚餐。”


Derek猛地抬头,显然很惊讶。


“Stiles——”他应道,声音纠结,表情痛苦。


“不,听我说,好吗?”Stiles插嘴,靠的更近了。“我真的喜欢你。你聪明,讽刺,从来不惧怕把得到的都奉献出来。而且,你知道吗,你操-蛋的火辣更是加分。我几个月来一直在暗示,而且——”


Stiles,”Derek重复道,这次声音尖锐了点,但是Stiles决不妥协。


“我知道你被我吸引了!别试图否认!”Stiles大喊,专注地盯着Derek,试着维持眼神的接触。“我见过你看我的方式。所以,求你了,和我出去吃晚餐?”


Derek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神情瞬息万变,Stiles都不能开始理解他有什么感受。


然后,他说,“不。”


【待授翻/Sterek】Hemingway can suck it (4)

“嗯,有只小鸟告诉我你最近跟Hale走得很近,”Stiles一进她的办公室Lydia就说,差点让他转身就走。


“Kira不会背叛我的,”Stiles回答,朝她眯起眼睛。


“不会,不过Allison几天前看见你们俩在他的办公室里腻歪,”Lydia回道,挑起一条造型完美的眉毛。“所以说吧。”


“你让你女朋友监视我?”Stiles问,尝试(大概是无用功)把她的注意力从现在的情况上转移开。


“她和Kira一起吃的午餐。她就是碰巧看见你们了,”Lydia回答,让Stiles稍微消了气,因为,真的,Allison比她的女朋友贴心多了也没那么邪恶,他很难真的相信她会存心监视他。而且,和Kira一起吃午餐就能解释为什么她,作为一个法语教授,会在英语楼出现。


“是你让我去他课上看看的,”Stiles抱怨道,在她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不再费劲否认这件事。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在Lydia Martin面前,反抗是徒劳的。


“你们至少上-床了吗?”她问,让Stiles目瞪口呆,他的脸颊变粉了。


“Lydia!”他大喊,听起来非常惊慌。“没有!”


“拜托,他完全就是你的菜,”Lydia奚落道,对他的回答无动于衷。“你早就该采取行动了。”


“听着,他只是——就是,他没可能和我在一起,好吗?”Stiles叹了口气,更深的陷进舒服的椅子里。“我已经试过跟他调情了而他不怎么回应我。”


当他承认的时候他试着不感到那么失望。真的,快一个月了,尽管他当然能让Derek脸红,Derek总是很快就阻止他的挑逗。脸红可能只意味着Derek为他的行为感到羞耻。说实话,Stiles就应该停止尝试如果他的调情都差到让Derek间接的羞耻了。


Lydia仔细地打量他,嘴唇抿成一条线,明显在思索什么。


“Stiles,你需要增强自信,”她宣称,向前倾把胳膊拄在桌子上。“因此,你今晚要跟我和Allison去丛林(the Jungle)。”


“可是我已经有计划了!”Stiles抗议,虽然事实上他只是要和Scott看行尸走肉的马拉松。


“我确定当我们带你出去的时候Kira会找到别的方式让Scott忙的,”Lydia回应,轻易看穿了他。


“我现在不想和Derek以外的任何人做爱,”Stiles呻吟,换了个借口,不管那让他听上去多可悲。


“我没说你需要和任何人发生关系,”Lydia说,给了他一个她‘我以为你比这要聪明’的眼神。“你今天要做的就是跳舞,让帅哥给你买酒,也许还有一点接吻和抚摸,所以你就能停止你那自我贬低的‘他不会和我在一起’的胡扯。然后,你要继续和Hale调情,或许都能约他出来。”


Stiles朝她眯起眼思考着反驳的话,因为,说实话,唯一向他示好的只有没意识到他是个教授的大学生(有时候是研究生)。真的,当他终于有勇气上那个跟他搭讪的学生提到的“评价我的教授”网站,他纠结于是该被吓到还是有点受宠若惊得到那么高的“火辣”评分。最终,他决定被吓到。因为显然他吸引到的对象都在十七到二十二岁之间还有师生情结。以这种水平他永远也约不到人。


天,他所有的朋友都结婚了,订婚了,或是处在一段长期感情中,而他还绝望的单身。他大概也该出门并开始买猫了。


“你还要坚持给我选衣服吗?”Stiles最终问道,决定选冲突最小的情况。


“对,”她简洁地说,好像她的回答应该显而易见似的。这,诚实的说,确实应该。

“好吧,”他叹气。


Lydia得意地笑了。

—————

好吧,Stiles大多数时候还是挺喜欢去丛林的。到现在他已经喝了几杯(没一杯是他自己买的——哦耶!),开始放松了。当然,贴着他跳舞的帅哥对此也有功劳。


他偶尔会瞥见一抹明亮的红发和深棕的卷发,在Lydia和Allison跳舞的方向,她们身体贴在一起非常让人分心,如果不是Stiles今晚更倾向于男性追求者的话。(他和Lydia有个约定,好吗?当他们泡吧的时候他要客观地看待她,只要她也同样客观看待他。)


Stiles把头后仰靠在他舞伴的胸膛上,在他向前挺动臀部时发出一声低吟。实际上,他有一半想现在就忘掉Derek然后让这个男人把他带回家(或该死的就去厕所也行),这时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坐在靠近舞池的吧台边。


Well。Stiles不完全确定这是个糟透的巧合还是上天赐给他的机会。


他决定把这当作一个机会。


“嘿,”他说,扭头看向身后的男人。“我觉得我得休息一会了。”


“当然,”男人回答,脸上带着有些失落但理解的表情。“有机会待会再见吗?”


“大概不会,”Stiles回答,抱歉地笑笑。“不好意思。”


“不,没事,”男人说,小心地把手从Stiles屁股上移开,后退一步。“和阴沉脸的深皮肤高个好好玩。”


“谢了,”Stiles说,靠过去在男人脸上轻吻一下,然后穿过人群走向Derek。


仅此一次,他觉得做自己很舒服。很大一部分可能是因为在他身体里流转的酒精,但是,就像他不情愿承认的,这也归功于Lydia总是知道怎么打扮他。当然了,如果他真的是出来做爱的那么她逼他穿上的裤子就太不实用了(得要永远才能把它们穿上又脱下来),不过它们确实让他的屁股更棒了。事实上,他准备在Derek面前小小旋转一下如果这看上去不是很尴尬或者像是他用力过猛。


“没想到会在这看见你,”Stiles说着滑进Derek对面的座位,他吓了一跳并盯着他。


“Stiles,”Derek应道,看起来有点不知所措。“你在这干什么?”


“其他人都在酒吧干什么?”Stiles问,看着Derek支支吾吾,一脸被逗乐了的笑容。


“你不应该——我们不应该说话,”Derek说,声音奇怪地缩紧,眼睛死盯着Stiles身后的某一点,好像他不敢看其他地方。哈。Stiles绝对没有想过Derek会害羞


“这是你邀请我跳舞的方式吗?”Stiles问,舔了舔嘴唇,没错过Derek的眼睛一瞬间被这个动作吸引。


“我不能,”Derek答道,语气有些痛苦,双手紧紧握成拳。“我——不跳舞。”


“那让我给你买杯酒,”Stiles坚持道,靠向台子好离Derek更近一点。


“我是被指定的司机,”Derek快速说道,让Stiles很失望。


“那么,我给你买杯可乐。不含酒精的,”Stiles回应,内心的焦虑因为每一次的拒绝纠结搅动着。


“这不专业,”过了片刻Derek嘟囔道,声音太轻了,在酒吧重金属音乐的轰鸣声中Stiles几乎听不到他。


“拜托,好像你是第一个这么干的人,”Stiles说,翻了个白眼,这让Derek猛地看向他,一脸震惊。“我是说,看看Allison和Lydia。计算机的Danny和我也有过一段。”


这么一说,Derek看起来甚至愤慨了。认真的?Stiles真的没想到他对跨部门恋爱这么恼怒。


“Stiles,”Derek慢慢地说,好像他在和一个易受惊的动物说话。“我不知道这个’Danny’跟你说了什么,但是——”


“Derbear!”有人喊道,当一个漂亮的女人突然坐进Derek旁边的椅子上时Stiles吓了一跳。“你朋友是谁?”


“Laura,”Derek低吼,声音充满警告的意味而旁边的女人——Laura,很明显——完全忽视了。


“别在意我。我只是他姐姐,”她继续道,Stiles紧绷的肩膀听见她的话瞬间放松下来。并不是说她真的认为他们在一起。丛林是个gay吧,不管怎么说。


“Stiles,”Stiles答道,摆出他最迷人的笑容。


那个Stiles?”Laura问,这让Stiles有点没反应过来。她的眼中闪着一种熟悉的危险的光,Stiles经常在Lydia眼中看到的那种。“我迫不及待想见你。”


“你有吗?”Stiles问,现在极其困惑了。


“当然,”Laura仅仅这么回答,鲜红的嘴唇扬起一抹笑。“毕竟你是Der的最爱。”


Laura!”Derek厉声说,提高了声音。


“哦,拜托。他甚至都不是——”Laura开口,但是Derek打断了她。


“我们要走了,”他声明,抓住她的上臂然后基本上是把她拖出了吧台。


“很高兴见到你,Stiles!”Laura转头大叫,咯咯傻笑着,大概喝醉了。


然而,Derek什么也没说,把傻眼的Stiles留在身后。他有一半想跟着他们——要求一个解释——但是等他回过神来他们已经消失了。那他-妈的是什么意思?


他叹了口气,伸手摸摸他汗湿的头发,发现自己又被拒绝了。也许这就是这个世界让他离远点的方式。见鬼,也许这是Derek让他离远点的方式。他愁眉苦脸地低头盯着桌面,思考着这个社会能不能接受他喝了Derek留下的半杯水。


他用三大口喝掉了它然后回到舞池,沉沦在一堆扭动的身体中。


没人和他回家,不过他不能说他很失望。